網路地圖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加入最愛 回到首頁
資料檢索
請輸入檢索字
山海文學世界
山海文字獵人
山海文學出版
山海文學桂冠
山海文學研究
山海文學大事紀
 
徵獎辦法 新聞宣傳 評審會議記錄 評審感言 得獎者名單/作品 頒獎典禮

2003 台灣原住民族短篇小說獎-評審感言

「母語化」漢文—創新原住民文學書寫:舞鶴

  創作有表現和傳達兩個層面。如果只為傳達,原住民文學必要遵循標準漢文構句法,追求寫出優美的漢文。如果顧及表現,原住民母語的特色自會滲入書寫中,呈現帶「原味的」漢文。折衷兩者,不失漢文的可讀性,又能凸顯原住民的聲韻氛圍。

  「與坶母的那一天」在此作了很好的試驗,在對話中以母語重組漢文的構句,用空格標示語氣的節奏,例如這句「不要了!看見 牛我上毆豆拜會生氣我恐怕 衝撞我們。不要!」讀者可以讀懂意思是「不要了!牛看見我上摩托車會生氣,恐怕會衝撞我們。不要!」但如果寫成這樣的標準漢文,則母語的原味盡失,沒有原來那句話中顯示的倒裝與調性。

  原住民文學書寫首要提防的一個陷阱是「被漢文化」,競寫優美的漢文可能失落原住民的母語細構、動作的味道、特有的意象。本篇避開了「擬音的困境」,以漢文成功表意了母語的原貌,生動的部落自然生態,完整書寫了「做卡拉辣的那一天」。作者可以思考如何將對話中的試驗更進一步延伸到敘述文字。

 

中華民國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發展協會 製作,所有內容均受智慧財產權及相關法律保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