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路地圖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加入最愛 回到首頁
資料檢索
請輸入檢索字
山海文學世界
山海文字獵人
山海文學出版
山海文學桂冠
山海文學研究
山海文學大事紀
 
基本資料 著作篇目 手稿
 

綠斧固.悟登

  黃貴潮,阿美族名為 Lifok Oteng(綠斧固.悟登),台東縣成功鎮宜灣阿美族人,民國21年生。

  超越身體的殘缺,綻放不肯屈服的光彩──黃貴潮的生命與文藝

  以柺杖支撐著搖擺的行步,臉上經常掛著的笑容,說著分不清楚聲調的「國語」,喜歡以相機捕捉週遭的人事物,偶而撒嬌 … ,這是 lifok (黃貴潮的族名)給人的第一印象。 lifok 在人群中,很容易成為一個焦點,或者一個圓圈的核心,因為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故事。

  Lifok 在阿美族語是「撿來的」意思,因為 lifok 的家族在日治時期放棄擔任大司祭的職守,部落的巫師認為他們已經觸怒了祖靈,將會遭到報應﹔後來 lifok 一家的孩子都在幼年夭折,於是父母取這樣卑屈的名字,期望躲避祖靈的詛咒﹔可是 lifok 只能過著十二年「元氣潑剌,動作快活」(日本老師給他的評語)的健康日子。在十二歲的時候,他忽然生了筋骨結核性化膿症的怪病,一年之後,右腿關節硬化,機能喪失,右耳也失聰,這樣在病榻上輾轉達十年之久。由於遭到病魔的糾纏,親族索性以絕望與醜惡至極的 'Oteng (即「屍體」之意)作為他的別名。生命的苦難至此已經是常人所難以承受。但是就在這樣難堪的環境與遭遇裡,讓 Lifok 得以走上一個讀書人與巧藝者的道路。在病榻的歲月中,他大量的閱讀並未選擇的書籍,學會彈奏各種樂器,也能製作許多器物﹔二十二歲,他取出右腿已經腐爛的骨頭,撐著柺杖,走下病床。為了生活,學習裁縫,並在部落受到荷蘭籍姚秉彝神父鼓勵,成為天主教的傳教士,除了教義的學習外,對於部落的歷史、語言、音樂、社會制度、風俗也開始接觸與採集。一九七三年,他辭去傳教士的工作,北上謀職,在毛衣廠工作九年。這時候,他參加各種國家的檢定考試和高中學歷檢定考試,期望藉此彌補少年未能入學的遺憾。

  生命的轉折在一九八三年出現。由日本學者馬淵悟引介, Lifok 成為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的研究助理,成為劉斌雄教授的得力助手﹔進入學術的殿堂,除了展開更嚴謹而豐富的人類學調查整理,他也開始運用文字發表探索的心得﹔學術的經歷與開放的場域,讓他能逐漸呈現過去累積的知識能量。一九九○年,轉任交通部觀光局東管處專員,在他的推動下,東管處陸續完成了《豐年祭之旅》、《阿美族兒歌之旅》、《阿美族傳統文化》、《阿美族飲食之旅》、《牽源》、《阿美族神話故事》、《阿美族舞蹈之採錄與研究》、《哪魯灣之歌》等,這是他和學有專長的族人學習與研究自己族群文化的代表作品,而《阿美族社會文化之調查研究》、《阿美族的物質文化──變遷與持續的研究》等研究專著更在 lifok 協助之下方能完成。最令人感動的是 Lifok 在一九五一年三月五日寫下他第一頁的日記後,就不曾停止過﹔長達四十多年的日記與筆記,內容蘊藏他個人生活的經驗,也交織著宜灣部落歷史與文化的變遷。省視他的日記,早期以日文書寫較多,後來開始使用漢字,也有注音符號、羅馬拼音﹔有鉛筆、毛筆、鋼筆、原子筆之類,其內容有生活的細節,與人談話的紀錄,收支記帳,心情與感受,遊玩所見,部落故事,小抄或一段書籍的引述﹔他多年來蒐集郵票、火柴盒、打火機、海報、邀請函、電影票等,因為時間的延續,已經醞釀出沉澱後的價值。這些用盡心思的紀錄與收藏,清楚呈現 Lifok 生命的際遇與心靈世界,讓吾人得以見識一個卑微而執著的人如何穿越變動而弔詭的時代,體會原住民的長者過去在族群文化凋零的環境所遭受的顛沛流離。 1996 年,日本順益台灣原住民研究會出版《 lifok 黃貴潮日記日文版)》(黃貴潮原著,馬淵悟編),忠實地呈現 Lifok 之書寫記錄;山海文化雜誌社也於 2000 年出版 《遲我十年: Lifok 生活日記( 1951 年至 1972 年第一集)》,由 Lifok 自己將日記翻譯成中文呈現,讓更多人有機會閱讀他的生活日記。

  由於無法行遠,於是 Lifok 用心經營自己足以安身立命的環境,更向內營造寬博豐厚的心靈世界,他用心汲取週遭的知識與智慧,也努力累積想要傳遞後世的民族文化訊息﹔他所行遊的世界竟是腳步正常的人難以企及的。儘管如此, lifok 仍是一貫的謙卑,謙稱自己只懂得宜灣部落。對於傳承族群歷史文化的執著、長期累積的成就以及提攜後進苦心,是 Lifok 一生志業的具體呈露,而他如同赤子的性情,讓人如沐春風的溫馨,則是人見人愛的原因。

  Lifok 一生皆以沐浴在自己的文化中為樂, 七十五歲的他,仍創作與記錄不斷,近年來更著手整理多年累積的資料,影像的,錄音的、歌謠的、文物的等等,樂此不疲,越來越有心得,更打算陸續整理出版。今年在山海文化雜誌社的協助下, Lifok 親自撰述匯整的《伊那 Ina-- 我的太陽:媽媽 Doing 傳記》出版,總算達成了他寫作母親傳記的宿願,值得欣慰。

  綜觀 Lifok 所創作與記錄的一切,皆深深地鐫刻著阿美族文化的色彩,所貢獻出的知識與學術亦造就了許許多多的研究學者,更重要的是,照亮了阿美族文化的研究與認識之路,這樣的人格特質與生命力,實堪稱人間典範。

(浦忠成 撰)
 

中華民國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發展協會 製作,所有內容均受智慧財產權及相關法律保護。